广州记者制止抢劫遭歹徒狂砍 留下10米血路(图)
2007-05-05 11:31:26
  • 0
  • 3
  • 5

广州记者制止抢劫遭歹徒狂砍 留下10米血路(图)

CFP5月5月日报道 在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排行榜中,新闻记者排行第四位,仅次于警察、矿工和消防员。和所有的职业一样,新闻人也有职业道德上的要求。特殊的职业性质对这个群体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正义感。

从事这个职业的人们除了要面对采访时的一些危险外,在协助有关部门化解社会矛盾和处置突发事件方面负有首当其冲的责任和义务。长期以来,新闻人用特殊的方式履行和诠释着这个职业神圣的使命,成为构建和谐社会架构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007年4月30凌晨,一个淫雨瓢泼的夜晚。在广州番禺海联加油站内,本报两位记者为制止一起疑为暴力抢劫的恶性犯罪事件遭到数人手持马刀狂砍,血洒现场;犯罪嫌疑人嚣张至极的气焰再次向警方发出挑衅信号。

加油站里的10米血路

4月30日凌晨2时许,广州番禺区海联加油站内灯火通明。3部警车闪烁的警灯在这个偏僻的路上段显得格外刺眼。

现场,番禺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的技侦人员正在对该油站进行刑事技术勘察。数分钟前,就是在这里上演了一场新闻记者制止暴力犯罪被歹徒疯狂追砍的血腥一幕。海联加油站内,一条长达10米的血路向人们昭示着歹徒们当时的疯狂和残忍。

曾无数次处置突发事件的番禺公安分局沙头派出所民警老陈看着眼前的场景表情严肃,一言不发。在他从警的职业生涯中,他看到过太多的血腥,但是面对此时的现场他还是皱起了眉头。

长达10米的血路从加油站外侧一直延伸到油站的收费窗口。地上的血还在冒着气泡。这些血迹除了部分呈喷散状外,大都呈现粘稠状。伤者当时遭遇到的疯狂让人不寒而傈。

此时,在番禺区某医院的手术里,被砍伤的疑遭抢劫的摩托车司机和本报两位记者正在接受抢救。三人均被砍至重伤,摩托车司机头部被马刀开了数道口子,而上前制止的本报记者徐伟和文成禄则伤的更重。

本报记者徐伟双臂和背部被砍伤,其中左臂被砍到只剩少部分组织连接,几乎整条手臂断开,生命垂危。而年纪稍大文成禄则头部和背部伤情严重,实习记者任军亮由于当时离的较远躲过了一劫。

深夜加油 制止犯罪被砍伤

那是一番什么样的场景?是什么让疯狂的歹徒如此嚣张?在警方的调查和现场目击人员的描述中,当时发生的一切逐渐清晰起来。

当天凌晨2时许,一场瓢泼大雨让路面显得很湿划。刚完成加班任务的本报记者徐伟、文成禄和实习记者任军亮驾驶汽车返回位于番禺的住所。为了第二天的外派任务两人决定在途中先将汽车加满油,习惯了奔跑的他们认为这样可以省节省第二天的宝贵时间。

就在他们的汽车拐入路旁的海联加油站前,透过雨刮器的缝隙两人发现加油站内的一辆摩托车前有两个人正在相互撕打,其中一位摩托车司机模样人眼看不敌,就要被打倒在地。

记者的车停下来的之后,在刺耳的打斗声中三人意识到眼前正在发生的极有可能是一起犯罪分子抢劫摩托车司机的恶性事件,在过去广州也发生过多次这样的事件。敏锐的职业嗅觉让他们意识到,虽然2006年底广州全面禁摩以后这样的恶性案件已经很少发生,但是在偏远的郊区这样的事情仍然时有发生。

就在摩托车司机拼命呼救的时候,徐伟和文成禄两人冲了过去。而实习记者任军亮则被指示留在车旁随时观察情况。

“干什么的?不要打架!”寂静的夜里,两人的呵斥显的格外响亮。正在行凶的歹徒面对突然出现的记者停顿了一下,当看到眼前是两个文弱书生时,歹徒顿时火冒三仗:“关你们什么事?给我滚开。”

此时,两位记者并没有选择退却。他们一左一右向歹徒包抄了过去,歹徒雨点般的拳头还在不断的向摩托车司机挥打。他们意识到必须阻止这个人的疯狂举动。

两人很快抓住了行凶者的肩膀,试图将其制服并向其表露了身份:“我们是记者,不要打架!”。但彪悍的行凶者迅速转身与两人撕打并不断的叫嚣着:“记者?你们是什么东西?老子的事情也敢管,不想活了。”

正在双方撕打的时候,一辆红色出租车从暗处悄悄地驶到加油站外侧。几个彪型大汉从车上跳了下来。夜幕下,他们手里挥舞着砍刀喊叫着向两位记者冲了过来。

此时,与摩托车司机首先冲突的那名歹徒疯狂的叫嚷着:“给我砍死他们!”并和同伙一起加入了砍杀的行列。摩托车司机也成了他们砍杀的对象,很快的三人被歹徒围在了一个角落里,罪恶的砍刀不断的向他们的头部、背部、手部挥舞过去。

“太可怕了,这些人简直没了人性。冲上来对着摩托车司机和两位上记者就是一阵疯狂的围砍,而且刀刀狠毒、直取头部,我看到其中一位记者本能的用手去挡了砍过来的刀,当时他的鲜血是喷出来,就想水管突然断裂时的水柱喷射时的样子一样。”现场一位目击者向记者讲述了他看到的一切。

事发现场:加油站工作人员“神秘失踪”

令人遗憾的是,在本报记者和摩托车司机被围砍的数分钟里,海联加油站的工作人员躲到了收费室并将大门紧锁,这样的一个举动封堵了摩托车司机和记者唯一的避难希望。

记者在现场看到,在距离海联加油站收费室的门口约10公分处残留着大量的血迹,周围凌乱的血痕显示,当时有人希望进入收费室避难。可悲的是,海联加油站的工作人员不仅锁住了大门,甚至连基本的报警处置都没有。

记者在案发后20分钟内从30公里外的广州赶到现场,在警方和记者的调查过程中,海联加油站工作人员的冷漠让人失望。该油站一名陈姓工作人员反复出现在忙碌的勘察现场与警察和记者交涉,不过这个加油站工作人员关心的不是伤者的伤情。

在这样的一个时刻,海联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反复强调的是在报道中不要提及油站的具体名称,理由是一旦报道出街,将影响他们的生意。

当记者向陈姓工作人员了解案发时的具体情况时,陈姓工作人员表示自己不在现场不了解情况。

据目击者称,当时现场至少还有三名油站工作人员。那么当时这些人在干什么?作为经营者的加油站,本身的保安措施又是和什么状况呢?

据目击者和实习记者任军亮介绍,当时海联加油站的工作人员迅速四散逃避,甚至连基本的报警措施都没有采取。

“是我自己报的警,加油站的工作人员根本就不管。”刚目睹这血腥一幕的任军亮难掩气愤的心情:“加油站的人太冷漠了。”

记者在油站现场看到,这样一个位于偏僻地段的油站竟然没有配备一名保安人员,而这个在此开办了10多年的加油站(据陈姓工作人员透露)竟然没有闭路监控系统。

呼吸心跳停止 手术室里的生命之争:

案发后,实习记者任军亮先后拨打了110和120,被砍伤的三人被迅速送到番禺某医院抢救。由于伤情严重涉及多个学科。医院紧急召回骨科、神经科、脑外科的尖端医生为三人实施手术。

据徐伟的主治医生张先生介绍,当时三人的情况非常危急,在抢救的4个多小时里。由于失血过多,徐伟的呼吸和心跳一度停止。

“这个小伙子的命很大。要是再晚点,人就没了!”张医生指着刚被推出手术室还在昏迷的徐伟叹了口气对记者说道。

为了配合医生的抢救,文成禄在没有实施麻醉的情况下忍痛接受医生缝合头部和背部的伤口的手术。

从4月30日凌晨2点40分到三人被逐个推出手术室整整用了5个小时,记者在手术室外看到,不时的有护士从隔壁血库取出大袋的血浆两回往返于手术室。手术室里上演了一场与死神抢时间的生命之争。

第一个被推出来的是记者文成禄,面对着眼前满身血迹的他,记者几乎认不出这个躺在推车的人就是和自己朝夕相处的老同事、老战友。

而受伤最严重的徐伟,在早上7时许终于被推了手术室。记者至今记得他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太狠了,这帮人没人性了。”

重症监护病房里,三人很快被上了呼吸机和生命体怔检测设备。

警方:不惜一切代抓捕犯罪嫌疑人

这样的一起恶性案件引起了广州市委、番禺区委和警方的高度重视,案发后广州市委市政府、番禺区委、区政府以及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公安分局有关领导前往医院看望了受伤摩托车司机和本报记者。

对本报记者制止犯罪、见义勇为的正义举动,有关领导给予了充分肯定。指示有关部门迅速组织力量抓捕犯罪嫌疑人。

羊城晚报报业集团有关领导和本报有关负责人也到医院看望了受伤记者。记者在发稿前致电番禺分局沙头派出所陈警官得知:目前,案件已经移交番禺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立案侦察,抓捕工作已经全面展开。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