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人:告卫生局、公安局、广电局,我将告到联合国去!
2007-04-04 13:24:37
  • 0
  • 4
  • 67

牛人:告卫生局、公安局、广电局,我将告到联合国去!

我是天津的王忠祥,我起诉天津市卫生局、公安局、广电局,前两个败诉,正在申诉,后一个不受理。

在北京我正在控告电信管理局,因为一个网站关闭了我的网页,说是‘有关部门’让关的,我要知道这个

部门是谁?我要维护我的言论自由权。我虽孤独前行,但渴求支持的力量。

“我还告过天津的人大选举不合法,但法院不理睬不予受理。对于这些诉讼,我准备把所有该走的法

律程序都走下来,如果执法部门还是不理不睬,不给我一个公正的交待,我将告到联合国去。这简直是侵

犯人权啊!”王忠祥坚定而无奈地说出了他的心里话。


行 政 申 诉 状

申诉人:王永安 男77岁 汉族 私人信息略。

委托代理人:王忠祥,男 45岁 汉族 私人信息略。 电话: 13920400870、66299373

被申诉人:天津市卫生局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南京路98号 电话: 23032234、23032511 邮编:300040

法定代表人: 张愈 男 天津市卫生局局长

案由:申诉人因起诉天津市卫生局行政不作为一案,不服(2006)津高行终字第0073号裁定,现提起申诉

申诉请求:1、立即撤消(2006)津高行终字第0073号裁定;

2、判定被申诉人行政不作为成立,要求其履行法定职责;

事实与理由:

(2006)津高行终字第0073号裁定掩盖事实,偷换概念,滥用法律,是一个违反《宪法》,违反公平正义

原则,违反依法治国依法行政纲领,严重侵犯公民权利的卑劣的司法裁定。

1、最高人民法院(2005)行立他字第4号批复,是违反《宪法》原则,侵犯公民权利的法律规定;是违反

执政党依法执政、执政为民理念和承诺的法律规定。这个司法解释的目的,实质上是为了规避汹涌的群众

上访潮流,推卸司法当局理应承当的对行政机关的法律监督责任,压制人民群众对行政机关的问责,是为

那些乱作为或不作为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得以免除法律制裁提供依据。

2、行政机关依法行政,司法机关依法裁判,这是文明社会的基本准则。本案经过审理,确认发生了医疗

纠纷,确认了当事人要求天津市卫生局调查处理医疗纠纷。但是,卫生局没有依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

、《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等医疗卫生

行业管理的行政法规予以受理,这也是明确的事实。这些事实,对于确认卫生局行政不作为可谓是事实充

分、证据确凿、足以认定!(2006)津高行终字第0073号裁定对于如此清楚的行政不作为事实,却以所谓

“属于信访事项”为由,从而援引最高法院批复驳回申诉人的诉讼请求,这是滥用司法权力,这是对国家

司法尊严的亵渎。

“信访事项”,是“依法由有关行政机关处理的”事项,有关行政机关所依之法,当然是各项相关的行政

法规。在事项中如果包括“申请行政机关履行保护人身权、财产权的法定职责”的内容,而“行政机关拒

绝履行或者不予答复”,就完全符合行政不作为行为的司法定义。因此,本案符合《行政诉讼法》的受案

范围。

裁定书认为,卫生局对我的要求“按一般信访事项多次进行了接待、解释。”我请问判案的法官们:人命

关天、惊心动魄、给我和我的家庭带来严重伤害和损失的事实,还是“一般信访事项”吗?卫生局接待我

们时的傲慢、无理的态度,以及事关医疗问题却让你去找教育局的解释,换了你们法官,你们接受得了吗

裁定书认为,我要求卫生局对信访内容“应给予书面答复”,能够证明我的主张“属于信访事项”。那么

,“属于信访事项”又如何?“属于信访事项”行政机关不作为就可以免责了吗?就可以逃避法律审判了

吗?你们人民法院就可以不依据行政法和行政诉讼法来审理了吗?

裁定书认为,我“应当按照《信访条例》的规定”,对卫生局“不予作出信访答复的行为行使申诉权利”

。这里倒是承认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卫生局有“不予作出信访答复的行为”。这曾是卫生局一直狡辩不承

认、一审判决予以支持的。

本行政诉讼案的提起,不以行使什么申诉权利为前提。我也没有在《信访条例》中看到什么“申诉权利”

的规定,我看到的是行政机关必须履行作出信访答复的义务。你人民法院有什么依据对我行使个人权利说

三道四?你有什么理由对行政机关明显违反条例规定的行为视而不见、置之不理?

裁定书驳回我的诉讼请求的法律依据,是那个所谓“批复”的第一条:“信访人依信访机构依据《信访条

例》处理信访事项的行为或者不履行《信访条例》规定的职责不服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但,引用这条依据是错误的。本案中,其卫生局信访机构已经将我的“信访事项”转交中医处去处理了

。中医处的职责是“管理全市中医、中西医结合医疗机构”,涉案的南开医院正在其管辖之中。即便引用

“批复”的第二条也不适合。第二条规定:“对信访事项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依据《信访条例》作出的处

理意见、复查意见、复核意见和不再受理决定,信访人不服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显然

,卫生局中医处作为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不但没有执行《信访条例》的规定,更没有作出任何“处理意

见、复查意见、复核意见和不再受理决定”。

因此,(2006)津高行终字第0073号裁定,是将行政行为的概念偷换成“信访事项”以回避事实、规避法

律。前提概念已经错误,引用法律自然不当。

3、在过去的2006年中,中共中央狠抓腐败现象的治理,一批高官要员相继被查处,这中间包括天津市人

民检察院的检察长李宝金。我相信,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的法官和领导们会比我们普通百姓更了解腐败的

内情。建立法制国家,构建和谐社会,推行依法行政,清除各种腐败,这已经成为党中央和全国人民的共

识。是百姓的期盼,也是不可阻挡的前进洪流。身居人民法院这个上层建筑领域里,难道你们听不到两会

期间民众对司法腐败、医疗腐败的谴责之声吗?难道你们看不到行政、司法腐败给人民群众带来的伤害、

给国家造成的灾难吗?你们虽贵为法官、国家公务员,但你们吃五谷杂粮也会生病,你们的家属、你们的

亲朋好友也会到医疗机构求医问药。如果卫生局失之监管,医疗机构任意违法行医,你们自己有安全感吗

?现在,我们每天吃着没有安全感的食品,看着新闻中报道的由于安全监察缺位而不断发生的矿难;看着

环保执法失职而造成的严重的污染;看着药监局、某法院、某地方政府成窝成串的贪腐案件,你们作为司

法人员,难道在你们的思想中没有任何触动吗?你们想到你们应负的职责了吗?

我请你们看看《天津日报》2006年12月22日14版的一篇文章,《破解医患纠纷路在何方?》。文中所举医

学鉴定的案例很说明问题:患者张某某在住院治疗期间,于2005年12月13日不幸死亡,三天后火

化,骨灰存放在殡仪馆内。患方提出:治疗措施不力,医院未采取积极有效的治疗措施,医院治疗措施不

当,违反治疗原则,致患者死亡。医方认为此病例诊断明确,治疗无误,不存在任何过错。医患双方在区

医学会的主持下,开始鉴定程序。2006年8月23日,患方以期待公正降临的心情接到了医学会的《

医疗事故鉴定书》,当看到鉴定书中“对鉴定过程的说明”中写道“鉴定会按照会议程序进行,鉴定会由

专家组组长主持,会议期间专家们认真听取了医患双方的陈述,查看病历及相关材料,对患者进行了现场

查体”时,患方悲愤交加痛不欲生!难道已死亡8个多月,火化250多天的亲人还能生还?!查体的概

念在法医学中是活体检验。患者已火化250余天,如何能进行“现场查体”?“笔误”如此明目张胆,

本案的最后结论是“不构成医疗事故”,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这个例子,让我更加认识到为什么我要求解决医疗纠纷,医院和卫生局却极力要求我“鉴定去!”,原来

是想通过人为操控将客观真实变成所谓的“法律真实”,以看上去完全合法的程序,来达到掩盖违法行为

,压制民众伸张权利的目的。

现在,你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所干的事情,就是那个“专家组”所干的事,你们的裁定书,就如同那个医

学鉴定书。

我再举一件我亲自经历的小事:天津站的“卫生监督员”想必大家都了解,他们对外地旅客罚款时的凶悍

,相信即使没见过也会有耳闻。有一次,在天津站有位“卫生监督员”正和一位出租车司机聊天,出租车

司机一边说话一边嗑着瓜子,随地扔皮屑。我上前质问这位“卫生监督员”:他嗑瓜子乱扔皮,你怎么不

管呢?只见这位仁兄把脸扭到后边,再四处巡视,嘴里说着:“哪了?哪了?我怎么没看见?”你们中级

法院、高级法院的法官们在我这起案子中,就形同那个“卫生监督员”。出租车司机知道“卫生监督员”

不会“监督”他,所以他就明目张胆,有恃无恐。那些国家机关行政工作人员也知道你们法官不会裁定他

们败诉,所以他们也明目张胆、有恃无恐,不怕我把他们告到“联合国”去。如此看来,你高级法院巍峨

壮观的外表里,也不过败絮其中。其素质、其德行与粗鲁无理的“卫生监督员”并无二致。

(2006)津高行终字第0073号裁定,对国家行政机关工作人员违法乱纪的行为起到了保护作用,对天怨人

怒的行政腐败表现出姑息、纵容的态度。说明你们司法机关和行政机关是官官相护、沆瀣一气,用“潜规

则”来对抗国家法律,来对抗大众的意志。你们的行为本身就是司法腐败行为,你们是在源头上制造腐败

,你们的行为比之行政不作为更为恶劣。与此案相关的人员,你们必将为此案中的所作所为承担政治和法

律责任。

希望再审此案的法官,你们应当对照党章和《宪法》,端正你们的政治态度。从法官职业道德出发,不要

屈从权势的压力,要坚持自己独立的人格,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更希望你们能够从大多数人民的意愿出

发,坚决否定违逆民意的司法裁判,让普通公民通过法律的支点真正实现监督政府的权利。

此 致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申诉人:

2007年3 月21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