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与生活》:9天“与世隔绝”的生活——谁动了我的权利?
2007-03-30 13:10:37
  • 0
  • 7
  • 13

《法律与生活》:9天“与世隔绝”的生活——谁动了我的权利?

文/李昕艾


2007年1月13日 星期六
噩梦从这一天开始。在去往朋友家的路上,我突然发现手机出现“正在查找”、“无服务”等症状,最初以为只是暂时性的。可没想到到达朋友家后,手机屏幕依然如故。难道手机坏了?怎么这么倒霉,我开始郁闷起来。
无法接听拨打,无法接受发送短信,手机就像突然死掉了一样。我反复开关机后,仍是没有反应。
我有点气恼地拿出手机卡,换到了朋友的手机上,却发现朋友刚才好好的手机也像短路一样死掉了,始终显示着“正在查找……”,我们一脸茫然后,意识到:是手机卡出了问题。为了证实这种猜测,我将朋友的动感地带卡放到我的手机里,手机又复活了。我抱怨起来:该死的破卡,用了还不到半年,好好地装在手机里,怎么这么容易就坏掉了?
午饭后,我和朋友来到回龙观中国移动营业厅,将手机卡交于营业员测试,结果她告诉我:卡没问题,是系统升级造成的,今天上午已经有多个类似我这种情况的用户来询问了。我问何时能恢复正常,营业员却很不感兴趣地告诉我们她也不清楚。我从营业厅得到的惟一讯息就是等,但却不知道要等到几时。
回来的路上,我和朋友一脸的愤懑,觉得这简直太荒唐,要是在法制健全、服务体系完善的国家,绝不会上演这样的闹剧;即使出现了问题,我们用户也会得到相应的赔偿。可是在这里,在垄断大王中国移动的家门口,我们只有无奈,只能等,只能忍。
整个下午和晚上,我在无所适从中期待着希望,会不会有朋友、亲人找不到我?时间一点点流逝,希望变成了失望。怒气掺杂着怨气,生在这个时代,这个国度,我就该这般忍气吞声?我就这样默默承担中国移动自身的原因为我带来的不便和困扰吗?我为什么要纵容它,我干吗要等到花儿也谢了……

2007年1月14日 星期日
一个糟糕透顶的周末。一个被中国移动糟蹋了的星期天。
我的耐心被中国移动的无理一点点吞噬。早晨起床后,我一直不停地查看手机,可它仍旧没反应。我的心情被破坏,周末的计划也不得不被打乱。手机早已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不知不觉中我都把它当成了有生命的朋友。在这个通讯时代,有谁离得开已经物化到我们生活方式中的手机通讯呢?约朋友需要它,谈工作需要它,没事时也喜欢用它发发短信。有手机在身边,至少不会使我陷入孤单中忧郁。
现在一切都乱了。我好像置身于与世隔绝的真空中,没有了空间,也找不到时间。没用手机之先,我戴手表;用了手机后,我再没戴过手表。可是从昨天开始,我已经没了时间感,像死掉一样的手机根本无法显示时间,只有令人心烦的“正在查找”四个字。纵使向往美丽幽静的桃花源,人也不能真正断了与外界的联系,人与人息息相关。更何况我一个世俗中生活的平凡人,更不能切断与外界的任何联系。
黑色的星期天,血色的中国移动,只剩下我绝望的痛斥。我开始怀疑中国移动系统升级的真伪,系统升级不都是晚上后半夜进行吗?不都是要避免影响用户的正常使用吗?可北京移动在搞什么,竟然对给这么多用户造成的不良后果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还是因为出了什么大故障,使个障眼法后故意置若罔闻?
中国移动就只顾着把大家口袋里的钱,移动到它口袋里,此外不负一点责任?
我就奇了怪了,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升完级?升个级非要这么严重地影响用户?升级是为了更好地聚敛用户的钱,而不是更好地为用户服务?我等了一天一夜,却只得在不满中不愉快地睡去。

2007年1月15日 星期一
把令人痛心的手机扔在家里,急匆匆地赶去上班。新的一周,却以郁闷而开始。
工作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想着手机到今天怎么着也应该会好了。我只好在工作的间隙通过网络告诉一些朋友,我的手机已有3天无法使用,请大家不要误会,尽量以其他方式联络我。
漫长的一天,我精神怠惰,畅想着下班回到家后能惊喜地看见手机屏幕上塞满这几天来我未能及时接收到的信息。精疲力尽的我真的回到家时,再也忍不住地发作了,中国移动太过分了!太不把用户放在眼里了,太不尊重用户的利益了,太不懂得该怎样承担责任维持与用户间的服务协议了。
怒气一直从头烧到脚,我用朋友的手机拨打10086投诉,一直拨了n次却一直是盲音,无人接通,连平日里电脑说“对不起,座席忙,请您稍候再拨”的声音都没有。真是见鬼,移动的咨询员都死哪去了?怎么没一个接电话的?
从这一刻起,我深深地种下了对中国移动怨愤的种子,我不再期待也不再相信中国移动会采取什么措施。我要投诉,要抗争,因为我不想再无望地忍受垄断运营商对我的权利的公然侵犯与亵渎。

2007年1月16日 星期二
惺忪地睁开眼睛,发现太阳已经烧着了。我预感到不妙,打开手机看,又愤怒地把手机甩到了一边。我找来手表看,知道真的起晚了迟到了。平日都有手机闹铃叫醒我的,现在真是睡到日晒三竿后也无人问津了。心里一直不痛快着,索性就给自己请一天假,也好有时间处理手机卡问题。
我再次拨打10086,仍是始终无人接听。我更加愤怒,怎么中国移动系统升级,咨询员也都跟着放假了?中国移动这个垄断运营商居然放肆到了这种地步,是谁在纵容它?
第四天了,我已经忍受不了这种“与世隔绝”了,我亟需手机恢复正常。上午,我和朋友来到学清路金马大厦中国移动营业厅,营业员当场测试了我的手机卡,告知卡一切正常。当我们向对方提出要求立即使我的手机恢复正常使用时,营业员却告诉我们:只能换新卡,但此时系统坏了,办不了此业务。真是让人郁闷透顶,我都哭笑不得了。中国移动要把我囚禁多久才够呢?
下午,一位从深圳过来的朋友一直联系不上我,他好不容易千里迢迢来北京一趟,本来想约我见面吃饭的,只因我的手机无法接通,而使朋友产生误解。后来我联系上他,费尽口舌解释后才消除误解。又是令我苦闷的一天,中国移动已惹我到了极限。

2007年1月17日 星期三
将手机冷冻在家里,心情沮丧地来上班,昨天误工,今天迟到,因为中国移动,我备受煎熬,精神上承受着巨大困扰。偶尔上网发帖子去发泄一下我对中国移动无耻行径的极大不满。
昏昏沉沉地坐在办公桌前,很焦躁,想尽快使手机恢复使用。我委托朋友帮我去看看,朋友来到中关村西中国移动营业厅,向营业员说明我的手机卡已经在不同的营业厅分别测试过两次,卡都一切正常,希望能尽快换取新卡来使手机恢复正常。令人更加郁闷的是,这个营业厅的系统也坏掉了,不能办理换卡业务。朋友感到诧异和生气,质问他们:系统昨天就坏了,今天还再坏着?什么效率!营业员却强硬地告诉朋友:哪里给你测得没问题,就去哪里找他们换吧,我们这不管。
我下班回家后,朋友很气愤地把事情的经过讲给我听,我都快麻木了。中国移动真是太嚣张,也太无耻了。我只好继续拨打10086投诉,依旧打不通。我感到中国移动把用户耍得好苦,我要不灭灭它的气焰,真是出不来这口气。

2007年1月18日 星期四
黑夜已经覆盖到了第六天,我已忍无可忍。可我还得这么生活、工作,只是少了重要的通讯工具,使我这些天很不适应,在痛苦中继续痛斥中国移动。
由于北京移动营业厅最晚19点下班,我下班后根本来不及去换卡,只好再次委托朋友帮忙去办理。朋友来到学清路金马大厦中国移动营业厅,第三次测试了我的手机卡,仍是一切正常。
当朋友提出要换张新卡时,营业员却无耻地要求换新卡需交纳10元费用。朋友感到震惊和不解,质问:既然是你们系统造成的问题,凭什么要用户替你们承担责任?朋友强烈要求营业厅经理出来当面给个解释,经理却很不友好地回答:给你换上新卡,如果能使手机正常使用,就必须交10元费用;如果还是不能正常使用,就不用交了。
朋友严正地与他们交涉了一番,最终没有胜过营业厅的无耻,但朋友绝对不同意中国移动的霸王条款,只好作罢。接着朋友与我联系,向我交待了情况,我们约好等我申请提前下班后一起再去一趟。
将近晚上7点,我与朋友碰头,再次来到学清路金马大厦中国移动营业厅,可惜还是晚了一步,营业厅已关门。就在我沮丧之时,碰到了一位刚刚换了新卡的动感地带用户,她告诉我们:“几天来,我的手机信号断断续续时有时无,让我感到很苦恼。开始我以为手机坏了,于是拿去修,可人家告诉我手机没问题,我只好来换卡。可我之前一点都不清楚是移动系统的原因造成的这种不良后果,但他们还是收了我10块钱的换卡费。”
回到家,我继续拨打10086投诉,这次终于通了。我尽量控制着情绪,投诉这些天移动的罪状,最后10086答应给我免费换卡,以使我的手机尽快恢复使用。我还要求中国移动在网站向广大用户说明情况并道歉,而且要赔偿我们用户的具体损失。
10086表示会考虑我的建议,并承诺会尽快给我答复。六天来,我第一次稍稍舒了一口气,但愿移动知错能改,真诚地来弥补过失。

2007年1月19日 星期五
昨天提前下班,公司按旷工处理,一天工资全无,倍感郁闷。我不得不再次委托朋友去帮忙办理换卡业务。
下午,朋友第四次来到学清路金马大厦营业厅。显然,营业厅已接收到10086的讯息,同意了免费换新卡。但是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营业厅要强制收回我的原卡,否则不能免费换新卡,而他们却无耻地表达:花钱办理的就不用收回原卡,免费办理的就得收回原卡。朋友感到很荒谬,那是用户的财产,营业厅怎么能无理收回?
朋友打电话询问我的意思,我不同意给营业厅原卡。朋友当时听错了,同意了营业厅的无理要求,用原卡换了新卡。当我得知后,立即借用同事的手机拨打了10086,强烈抗议营业厅的无耻,要求其退还我的原卡,并尽快使我的手机恢复使用。
朋友又返回,索回了我的原卡,但是新卡又被营业厅收回。我的手机仍然在不停地显示着“正在查找”中炫耀着中国移动的霸道。同时,朋友发现除动感地带的一些用户出现我这种情况外,神州行、全球通用户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手机信号不稳定的状况。
晚上,10086打电话到我家的座机,但我还在下班的路上,朋友接了。10086表示愿意补偿我30元话费,朋友无法做主,便要求10086再打电话直接与我沟通。

2007年1月20日 星期六
上个周末的痛苦延续到这个周末。
上午,我在焦急地等待中,接到10086的回复电话。10086再次重申免费换新卡,必须得收回原卡,这是他们公司的规定。可当我要求给我出示文本说明时,10086又避重就轻地回答:“原卡你拿回来没用,换了新的不就可以了嘛。”可我觉得无论我有用没用,那是我的财产,我有权处置它。但我为了尽快结束这种不能使用手机的痛苦生活,只好勉强答应由营业厅收回旧卡。
在赔偿问题上,10086表示最高只能给我30元话费,并以赠送的形式直接充值到我的手机费里。我觉得中国移动有逃避责任的倾向,不敢苟同。我以为赔偿应该真诚些实在些,8天里我蒙受了怎样的损失,是区区30元能衡量的吗?赔偿应该按天计算,每天至少30元,并且赔偿金额应以现金或支票支付的方式给我。
我还要求中国移动向广大用户道歉,并公布此次系统升级给某些用户可能和已经带来的不良后果。
可是除了第一项免费换卡外,其他10086都未与我达成共识。
下午,我又一次来到学清路金马大厦中国移动营业厅,可恶的是系统再次坏掉,我还得继续忍受着不能使用手机的痛苦。漫长的8天,我都快崩溃了。
我只好留下电话,再三叮嘱营业员,要求他们在系统好了后,第一时间通知我来换卡。我不放心,又拨打10086再次嘱咐,并重提我对赔偿的要求。
一下午过去,我却一直没等来营业厅的通知。

2007年1月21日 星期日
熬呀熬,熬到了中午,我还是没有等到营业厅的通知。
无奈,我只好第n次来到营业厅。我一进门就发现营业厅的系统已经好了,怒不可遏,我质问营业员:千叮咛万嘱咐,我等着用手机呢,让你们第一时间通知我,怎么系统都已经好了,我却没有得到通知?要不是我亲自过来,不知还要等到哪年?你们就是这样对待用户的吗?我愤怒地都有点歇斯底里了,中国移动的嚣张伤害了包括我在内所有受损用户的尊严。
长达9天的黑暗之后,我较不顺利地换了新卡,手机终于恢复正常,可我没有一点喜悦,而是一身的疲倦和愤怒。我终于领教了中国移动无以复加的无耻,我受够了,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真是一场不可重复的噩梦。
随后,我再次拨打10086交涉赔偿事宜,10086承诺会尽快解决,最长不超过7个工作日。我知道这很可能只是敷衍托辞,我可不想在漫长的等待中继续浪费时间浪费生命,我已决意拿起法律的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无论对手是多么的强悍与无耻,无论未来的结果怎样,我都将与中国移动生死对决,血战到底!
权利要靠我们自己来争取,尊严要靠我们自己来赢得。


载于《法律与生活》杂志2007年3月下半月(总第342期)
案件详情更多见:http://blog.sina.com.cn/lixinai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